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业界资讯 > 业界动态 > 很抱歉,这家估值曾高达5亿元的家直播公司,死了

很抱歉,这家估值曾高达5亿元的家直播公司,死了

作者:xiaoxiao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 2017-02-20 15:23 点击:
如同大多数人预料的一样,直播平台在经历了2016年的爆发后,开始进入洗牌期,最先倒下的就是一批钱粮不够充足的小平台。 作者| 刘丹如 编辑| 王晓玲蒲草 转自微信公众号:三声 当两位光圈直播的员工在北京站看到张轶时,没来得及多想立即上前堵住他,公司拖欠自己的工

很抱歉,这家估值曾高达5亿元的家直播公司,死了

  如同大多数人预料的一样,直播平台在经历了2016年的爆发后,开始进入洗牌期,最先倒下的就是一批钱粮不够充足的小平台。

  作者| 刘丹如

  编辑| 王晓玲蒲草

  转自微信公众号:三声

  当两位光圈直播的员工在北京站看到张轶时,没来得及多想立即上前堵住他,公司拖欠自己的工资怎么办?

  对于光圈直播的大多数员工,光圈直播创始人、CEO张轶已经失踪多时。2016年12月底,光圈直播的员工们去上班时突然发现办公室已经被搬得空空荡荡,连一根网线都没有留下。而此前张轶并没有提前向员工预告将要“搬家”。

  到2017年1月,员工们看到公司门口贴了物业的解约函,称由于光圈未按期缴纳租金,2017年该物业公司将与光圈不再进行续约。与此同时,光圈直播的官网已经无法访问,打开APP界面显示无法连接网络。

  在此之前,员工们已经被拖欠将近半年的薪水。两位在车站偶遇张轶的员工激动地拦住老板,“他一句话不说,后来就大喊‘抢劫’,我们没办法只能眼看着他离开。”

  员工们此后再无张轶的消息,在申请劳动仲裁时被告知他已经申请公司破产。《三声》(微信公号ID:Tosansheng)在昨天和今天(2017年2月15日和2017年2月16日)尝试分别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张轶时,都没有得到回应。

  目前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光圈直播退出了直播行业的竞争,成为2017年的直播行业的开年炮灰。就在8个月前,张秩在接受《三声》采访时仍寄望将通过优质的PGC内容,“塑造平台的品格、调性和品牌,让大家记住这个平台是干什么的。”

  在这轮直播平台热潮中,光圈曾是被资本看好的未来独角兽。2015年9月,光圈直播获得由合一资本、紫辉创投、协同创新三家投资的1250万的天使轮融资。只是在激烈的直播平台竞争中,以及自己对于公司前程的掌控中,张秩没有赢得自己的创业命运,也让那些曾经和自己努力奋斗的人陷入愤怒情绪。

  实际上,张秩和光圈的遭遇并不是这波浩大创业潮水中的唯一例子,甚至不能只依靠成败和道德来作为评判标准。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,对所有人。

  钱烧完之后

  发现公司被申请破产,愤怒的员工将工作群改名为“费米子讨债群”,要求公司支付员工及平台主播三百万左右的拖欠工资。

  张轶在1月终于回复了员工的讨薪要求:“因为融资不利,公司一直在艰难维持。事到如今,希望大家能够宽容和理解。”随后,他便将公司的员工群解散,并不再回复任何电话和微信。

  员工们开始觉得公司破产另有玄机。有人表示自己查出张轶和妻子在天眼查网站中注册的多家公司,认为张轶通过这些公司提前进行了资产转移,不然无法解释此前公司获得的1250万融资和后续收入的去向。

  但是,事实可能并非如员工所想,逼得张轶不顾名声、欠薪消失的理由其实很简单——就是没钱了。换句话说,这家公司的融资已经烧完,而收入又与支出无法抗衡,勉力维持半年后,创始人选择了“弃车保帅”。

  在汇总了多位光圈原业务负责人的信息后,《三声》(微信公号ID:Tosansheng)算了一笔账,除了2015年9月获得的1250万天使轮融资,此后光圈最大的两笔收入分别是来自猛狮科技的400万赞助和深圳一家公司200万不知用途的汇款。

  尽管此前张轶曾表示,公司已经有1000万的广告收入,但大多数光圈员工证实,由于广告效果不佳,这个直播平台最终的广告收入仅有来自猛狮科技的400万。

  与单一的收入相比,支出的项目却十分庞大。和所有互联网平台型产品一样,直播平台早期需要一个轰轰烈烈的烧钱过程。

  2015年10月,获得天使轮融资后的光圈着手从社交图片软件转型为直播平台,两个月后产品上线,公司开始持续扩招,到2016年3月融资路演时,每月支出的工资已经出原先的20万左右上升到近百万,员工最多时达到60多人。除了工资,光圈的两处办公地点,每月也带来近十万元租金成本。

  不需要复杂的计算也可以看出,从产品上线后的12个月里,光圈员工工资和租金两项支出已经接近融资总额。

  另一项重要支出则是刷流量。虽然这家创业公司的体量扩大了数倍,但光圈的多位技术人员向我们透露,当时光圈的日活最高也只有几万,“累计用户号称达到100万,但实际上其中六七十万都是机器刷出来的,这些机器人并不能给平台产生收入,而且由于是找外面的公司刷量,每个机器人还要六块钱”。

  刷高流量在这轮直播创业潮中并不算什么秘密,也不是只有光圈一家,而是一种从投资人、平台到主播都默认的全行业做法。“某些大的直播平台,房间内的人几乎都是假人。大家都这么玩儿,我们算是后进的,没有先刷的玩的牛。”

  实际上,这方面的投入并不算非常高,负责数据的员工说刷量的钱张轶并没有给对方公司。而更大手笔的支出来自营销推广。一位光圈管理者表示,公司消耗的营销推广费用总计有几百万。

  被拖欠工资的不仅仅是公司员工,还包括平台上日里夜里忙碌的主播们。据负责管理平台主播的小温透露,从账面上看,主播被拖欠的打赏收入多达一百万。

  “其实没有那么多。”一位技术人员表示,此前为了推广,公司给主播狂刷礼物,但实际上并没有充值,只是通过技术手段增加数字。另外一种充值方式是公司的员工自己充值打赏,再通过充值单报销,让钱在直播平台上来回流转提升人气。

  从2016年6月份开始,光圈已经无法正常发放工资。拖到8月,员工们意见越来越大,由于获得了深圳一家公司200万的汇款,张轶发放了一个月的工资。

  对于这笔钱的来处,所有员工都说不清楚,但对于已经陷入困境的光圈而言,无异于杯水车薪。
分享到:
本文"很抱歉,这家估值曾高达5亿元的家直播公司,死了"由远航站长收集整理而来,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使用。更多网站制作教程尽在远航站长站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[点击 次] [返回上一页] [打印]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关于本站 - 联系我们 - 广告合作 - 网站声明 - 友情连接- 网站地图 - 站点地图 -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7-2013 www.yhzhan.com(远航站长). All Rights Reserved .
远航站长:为中小站长提供最佳的学习与交流平台,提供网页制作与网站编程等各类网站制作教程.
官方QQ:445490277 网站群:26680406 网站备案号:豫ICP备07500620号-4